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美贞历险记绳缚

去年夏天,我去警局找妹妹,她正巧不在,我从大门口出来,打了辆出租准备回家。走到一条偏僻的小巷,司机说车有点毛病,下车修理,把我一个人关在车里。我隐约闻到一股刺鼻的药水味,不知怎么头就开始晕起来,想拉开车门,却发现车门是锁上的,车窗也落不下来。我的头更晕了,一股强烈的睡意向我袭来,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..

逃不过老板的圈套

逃不过老板的圈套 好日子得过,坏日子也得过,很快就到了周五。  这天并不是阴天,可婉茹一早上班,就感觉气氛不对。开门营业前半个小时,一些同事突然被叫去开会。其他人都紧张极了,三五成群围在一起,一面小声议论一面焦急等待。会很快就开完了,出来的人个个眼圈通红。  第一轮裁员终于来临了。  婉茹和..

列车强暴

列车强暴 我失信了,本来我答应了程警花要好好照顾她那两个妹妹,但是结果我仍没办法做到,昨晚我足足被师父训话了三个小时,最后才轻判我坐空气椅子一整晚以示处分。虽然有时师父的手段非常严厉,但是我仍非常感激师父,若昨夜他不是及时赶到我可就糟了。想起程嘉惠的狠毒,我不由自主更用力地操着身下的惠美。 ..